研究與活動
首頁研究與活動演講記實

演講記實

24 Apr 2019

The Ukraine Crisis: Its Genetics and Role for East Asia

講題:The Ukraine Crisis:Its Genetics and Role for East Asia

主講人:Dr. lgor Piliaiev(Professor,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Ukraine, The Kyiv University of Law, Ukraine)

時間:108年4月24日(三) 14時00分至16時00分

地點:社SS 3010-2教室

後記(劉正山教授提供):

當世界沉浸在烏克蘭選出了一位素人喜劇演員當總統的驚嘆中,來訪的烏克蘭基輔法學院的學者Igor Piliaiev教授提供了史學家般的省思,讓我們看見這位新人總統要帶領的是什麼樣的國度。今日的演講中,Igor教授從歷史角度出發,指出烏克蘭目前正處在經濟大衰退(1995~2014)後殘喘復甦的不幸處境,目前在經濟上只有1990年最佳時期的六成活力而已。

世人多從「烏克蘭該親俄還是親歐」這種二分法來看待這個國度,但Igor Piliaiev教授指出這並不是當地民眾認同的實況:今天的烏克蘭的認同困境來自於對歷史認識的欠缺,因為他發現烏克蘭國內民眾的認同分佈,其實與不同時代統治的國度重疊度很高,也和戰亂的遷移軌跡有關。

換言之,今日的烏克蘭困境,是缺乏對自己足夠的理解,才會導致只用東邊親俄、西邊親歐的簡化角度來思考問題。

從歷史來看,烏克蘭其實在歷史上受到來自東方(不見得只是俄國)的影響更大,例如了13世紀的欽察汗國(蒙古)。Igor教授建議大家換個角度思考,烏克蘭也許不是東方威脅的馬前卒,可能比較像是西方工業文明向東方擴張的前線。

這位俄裔教授選擇不從親西方的角度看待烏克蘭的處境也許不令人意外,但有意思的是,他也不提俄國對其國民帶來安全感(或威脅)。對他來說,對歐洲或西方的認同來自於對工商業發展期待,但文明及解決衝突之道,卻要從東方(包含台灣)這邊汲取,東方的儒學治國觀點,是非常值得學習和借鏡的。

最後Igor Piliaiev教授點出,作為歐亞(Eurasia)的紐帶,烏克蘭最好的戰略應該是設定自己為東西文化的橋樑而非衝突之地。這似乎也是台灣與烏克蘭認同問題多處相似之處,另一個可供我們參考的視角。

相關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