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故事
首頁我們的故事學生分享

學生分享

姓名 林雅婷
身分 碩士班學生
入學年 105級碩士班
撰寫日期 2018年12月24日

分享內容

2018年1月8日,在高雄仍是19°-20°涼爽的天氣時,我已拖著大行李箱,背著厚重的行囊,抵達與台灣相距六個時區的法國。透過所上與里昂政治學院的交換合約,我在這個逼近零度紅瓦白牆的山城,展開為期六個月的交換生涯。

   

這六個月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便是各種示威遊行活動。在與台灣學生相較下,法國學生對於示威遊行活動的參與本就較積極,而透過政治學院學生交流的平台,更是讓我輕易的接收里昂大大小小示威遊行活動的相關資訊。我第一次參與的示威遊行活動是一場關於教育改革的小型抗議活動,那天飄著細雨且寒風刺骨,抵達集合地點時,只有零零散散的學生們嘻鬧聊天,我心裡想著「天氣這麼冷,應該沒什麼人要參加吧。」等了一陣子也沒有大量人群聚集,我當下甚至想要直接回宿舍躲到暖氣房裡,轉頭發現旁邊站了一個拿著專業相機的學生,我便上前與他攀談,詢問他是否是來參加這場遊行,他耐心地與我解釋這場活動抗議的理念且讓我再等等,果然,約莫幾分鐘後,不同團體的人群分別由不同方向湧入,沉寂的冷空氣瞬間活絡起來,各個群體瞬間團聚起來,喊著示威的口號,整裝以待出發,可以發現由於議題是與教育改革相關緣故,大部分參與的人都是學生,但在出發的當下,現場是極為混亂的,聚集的人群四散,有人爬到候車亭的柱子上吶喊,底下的人應和著他;有人忙著放置煙霧彈,為現場製造出煙霧繚繞的氣氛;還有一堆的人手拿著啤酒,跟著呼喊唱歌。當下,我只覺得「這群人是不是瘋了?一旁待命的警察會不會來把我們抓起來?這樣失控真的可以嗎?」心裡充滿諸多疑問,卻發現警察們也只是冷靜的跟隨著遊行大隊伍,似乎這樣對我來說瘋狂的場景,尚在他們能夠忍受的範圍內。也因為如此瘋狂,參與的群眾都保持著激昂的情緒,直至這場遊行的結束,對我來說就好像參加了一場派對一樣,毫無冷場。

  

相隔約兩個月後,我再度參加了第二場示威遊行活動,這次的抗議是法國國鐵加入私營化企業相關的議題,參與的人數是上述那場的兩到三倍,參與的對象也不僅僅是學生了,不過依然有大量的學生參與,這次我是跟隨著政治學院的同學們一起參加,對我來說群眾激動的程度不亞於上次且更甚,大家唱著歌,喊著口號,在街頭大聲抗議他們對於政府政策的不滿,在這樣慷慨激昂的氛圍中,我似乎能夠理解為何學生們更願意參與這些示威遊行活動,甚至是為它著迷。

六個月之中,除了待在里昂的日常學業生活,旅行也佔了我生活的一大部分,歐洲有別於台灣不同的歷史古蹟與自然景色美不勝收,然而一次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旅行經驗是,一次由義大利小城Ventimiglia回法國尼斯的途中,當火車行經意法邊界時,我聽到後座傳來「Vos passeports, s'il vous plait」的聲音,我心想是檢查護照的站務人員吧,正準備也把自己的車票跟護照拿出來,發現後座卻沒有任何的回應,緊接著一樣的聲音再度傳來,是要求兩名男子移動到車門的要求,當他們起身移動的時候,我卻發現是警察與兩名移民面孔的男子,而相連的前方車廂也上演著同樣的場景,就在抵達法國的第一個停靠站,總共六個男子默默的被警察帶下車,他們沒有任何的掙扎與吵鬧,平靜地與警察們走下車廂離開月台,隨著他們的離開,不知被帶往何方,周圍的乘客開始討論起他們的身份,猜測他們應該是逃難或尋求庇護的難民。生活成長在台灣的我,即使也從新聞接收到歐洲有難民或移民的資訊,卻從來沒想過難民的議題會如此輕易發生在生活的周遭。隨著火車駛在富庶的蔚藍海岸,這樣的場景似乎格外的諷刺。

透過所上六個月的交換計畫,這趟旅程我帶著許多的回憶滿載而歸,且獲益良多。